分卷阅读95

      “嗯……啊……别……那里……”

    孟乐乐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淫水流的更加欢畅,双腿有些无力,全靠男人的身体和手指支撑着

    “这里?”

    男人嘶哑的声音带着笑意,细长手指忽然转了方向,毫不留情的朝着那个方向按压起来

    那一瞬间,如同被电击一般,她浑身发麻,话也说不出来,忍不住想要蜷缩起来,剧烈的快感带着大片淫水冲

    击下来,身子一下就软了,只剩下腰臀处还在反射性的颤抖

    寂静的楼梯道上,只剩下男女粗重的喘息,萧叶的眼里闪着饿狼般的光,放在女人小穴里的手保持不动,另一

    只移到自己胯下,缓缓拉开拉链

    孟乐乐不由咽了咽口水,脑海里都是男人那粗壮的非人的大东西,刚刚高潮的小穴更是疯狂的蠕动起来,迫不

    及待想被大鸡巴疯狂的肏入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楼下传来一声

    “萧中校,传达室有总部的慰问电话,要您去接”声音很耳熟,应该是上次去山顶送酒的兵哥哥,大家叫他小

    于

    萧叶拉链解到一半,就这么顿住了,孟乐乐发誓,听到了男人嘴里冒出的经典国骂,他这幅欲求不满的样子倒

    是让她有点乐,忍住难耐的空虚,幸灾乐祸的催他快去接电话

    男人冷着脸把拉链拉回去,又有些不甘心,蹲下身子,取出花穴里的手指,凑上去狠狠吸了两口,刚刚喷出的

    淫水就这样流进了男人嘴里,男人的牙齿还故意在嫩肉上轻咬了下,刺的女人反射性夹紧男人的头,哆嗦起来

    孟乐乐抽搐着捂住嘴,生怕发出什么声音,一边推着男人,楼下还有小于呢,首长的电话还等着呢

    萧叶心中郁闷,大嘴包着小花穴,猛吸几口,就当是为等会接电话润润嗓子,吸完后,将湿的不成样子的小内

    裤放回来,给孟乐乐拉上裤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才转身下楼

    走到楼下果然看见小于,萧叶将钥匙给他,吩咐道

    “带你们嫂子上楼”——

    孟乐乐跟着小于走上三楼,来到了最里面靠左的一间,上面有萧叶的名字,右边写着方修

    进屋后,她微微打量了下

    说是个人宿舍,其实部队上向来是要减少个人化特征,都是统一装修

    萧叶也不是喜好装饰的人,因此这屋里非常简陋,就是一床一桌一衣柜一书架

    也没什么坐的地方,她只能坐在床上,床是硬板的,坐下去还能听到一声响

    此时小于已经离开,走前还为她接了杯热水,孟乐乐清清嗓子,发现果然干涸的不像话,哼,男人,特别是喝

    醉的男人,真的是毫无羞耻心

    她一边喝着水,一边玩手机,不一会儿就感觉到很累,很想睡,想想也难怪,昨夜忙活着学识任务没怎么睡

    觉,现在也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回来,干脆躺下睡会儿

    …………

    半小时过去,萧叶接完一个又一个的慰问电话,被酒冲昏的头脑有了几分清醒,心里一阵疑惑

    今天的电话,是不是多了点——

    作话:我发现我真是不裸就不想码字,干脆先发出来,等最近开完连续车再休emmmm,今日份已经发完了,

    终于可以安心码字,不玩手机了

    roushuwu.net

    孟乐乐睡着睡着,就感觉有人在抚摸自己,手指从唇部下滑,一点点拉开她的衣服,扯开皮带,褪下裤子

    粗糙的手掌摸上娇嫩的肌肤,上面带着常年拿枪的老茧,有点刺痛,应该是萧叶,然而她实在太困了,醒不过

    来,只能由着男人将她剥个精光

    男人似乎盯了她很久,从上到下,最终停在了刚在楼梯道上被玩喷了的小花穴上,上面还有些晶晶亮亮的液体

    她在迷迷糊糊中都能感觉到男人灼热的眼神,片刻后,湿滑的物体挨上了小穴,开始舔舐起来,每一下都能从

    小豆豆舔到菊穴口,灵活的舌头搅弄的水声潺潺,粗硬的胡渣刺的小嫩肉又痒又疼

    粗硬的胡渣?

    犹如惊雷,她清楚的记得,萧叶刚剃过胡子啊,而且就在十几分钟前,他在过道里还吃了她的穴,根本没有被

    刺到的感觉啊

    这不是萧叶!

    现在这个脱光她衣服,一边摸她,一边用舌头舔插她小穴的人不是萧叶!

    一旦发现问题,孟乐乐就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多么奇怪,都被人这样玩弄了,怎么可能醒不过来,想想之前喝的

    那杯水,喝完后自己就困得睡着了,很明显有问题

    可是是谁呢,难道她那几个仇人还能把手伸到部队不成

    身体还在被陌生人玩弄着,她来不及思考太多,只能集中神识,一遍又一遍冲击如同被屏障阻隔的大脑

    就在这期间,玩弄她的男人已经不满足于只吃小穴了,手指也开始抠弄,小嫩花就这么被陌生人拿捏,即使看

    不见,孟乐乐都知道,自己身下只怕早就湿透了

    突然,舌头和手指都从花穴里撤出,一个又硬又热的东西凑了上来,粗大的圆头在淫水横流的阴唇上来回滑

    动,引的小花穴一张一合,就像一张小嘴,吮吸着圆头上流出的黏腻体液

    随时要被插入的感觉让孟乐乐的意识高度活跃起来,她不能被人随意侵犯,怀着这样的信念,神识聚成一线,

    如同一把刀,终于冲开了屏障,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刚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孟乐乐就愣住了,在她身上四处玩弄的男人穿着一身军装,板寸头,眉眼都

    无比熟悉

    这人

    居然是方修!

    这个扶着肉棒在她穴口移动的、正要插入的人居然是方修!!

    就是这么一怔楞,男人的肉棒深深顶了进去

    孟乐乐从未想过是方修

    第一是她觉得方修不会做这种迷奸兄弟女朋友的事

    第二是她心底深处一直都觉得方修是无害的,不论是之前系统暴露的事,还是做爱的事,方修向来是顺从的,

    只要她想,他就会照做,因此她从没想过,在她明确做出选择后,方修还会做出这种事

    这根本不像他,孟乐乐强压下杂念

    发现男人此时双目迷蒙、浑身酒味,想想他今晚面对敬酒来者不拒的架势,或许是喝醉了?

    “嗯……停下来,方修……出去……”

    孟乐乐试图推开男人,但是她身上的药性还没完全去掉,根本没什么力气,更何况方修也是专业训练十几年的

- PO18 https://www.po18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