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性爱实验之自渎

      小哥非常快速的塞给他们一本指南,打开各种记录仪器,再拉上窗帘就离开了,走时还满脸的嫌弃,哼,这恋爱的酸臭味.

    房间里又安静下来,刚刚直白又潇洒的两人此时倒有些扭捏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他们第一次在双方都清醒的状态下想要……做爱,还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陈见白装作无事的拿起指南认真研读起来,前面的仪器介绍还好,等看到后面,居然全是各种各样的姿势图解,他抖着手合上书,眼神四处乱瞟,就是不敢看孟乐乐.

    看着男人这幅样子,孟乐乐倒是淡定许多,她开始研究着不同款式的制服,清纯可爱的学生老师系列、硬朗霸气的军官系列、温柔恬静的护士系列、诱惑迷人的空乘系列……啧啧,这可都是智慧的结晶、鼓掌的工具啊.

    想了一下,她抽出一套白大褂披上,非常认真的开口:

    “陈老师,您知道的,科研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既然我们受人之托,就要给出准确的数据,现在我来给您检查一下,希望您配合我”

    陈见白肃然起敬,不由反省自己,在这方面的觉悟居然还不如乐乐,这么多年真是白学了,他正襟危坐,再也不敢胡思乱想.

    “好的,我会配合你的,你不要叫我敬称了,有点别扭”显得他好像特别老一样.

    孟乐乐从善如流的答应了,拿过一整套医疗器材,给男人贴上测试环,开始读取心率、血压等,还拿过小本本记录下来.

    “心率80,血压65/120,处于正常水平,现在我要开始进行性唤起,可以吗,陈老师?”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孟乐乐的声音上扬,似乎带着些钩子.

    陈见白紧了紧手,喉咙里有些痒,他轻轻回道:

    “可,可以”

    “陈老师不要紧张,那我们先聊聊天,请问陈老师平常多久自慰一次,自慰时习惯采用什么姿势?”

    陈见白的脸彻底红了,他努力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科学,自己不能太狭隘,回想了下后,答道:

    “一般一两个月一次吧,有时候项目忙起来,就不知道了,姿,姿势一般就是躺着,常规姿势”

    孟乐乐微笑,看着男人窘迫的样子,丝毫没有同情心,继续提起要求来:

    “陈老师,我是一个女生,并不太明白你说的常规姿势,能演示一下吗?都是为了科学”

    最后这几个字堵得陈见白哑口无言,他只能听话的半坐躺在大床上,缓缓将手伸到皮带处,扣开皮带和滑下拉链的声音在这落针可闻的房间里极其明显.

    拉链下是白色的子弹头内裤,男人深深吸口气,眼睛一闭将内裤下拉,露出蛰伏的巨物,那肉色的家伙此时已有些反应,半软的巨物安稳地埋在稀疏的草丛中,这大头粗怪的模样,和男人削瘦清隽的身体毫不相称,让人看着有些头皮发麻.

    陈见白犹豫着伸出一只手握住那东西,上下滑动了两下,哑着声音回复:

    “就,就是这样”

    男人的动作很敷衍,但是架不住场景刺激,肉根已经颤颤巍巍立了起来,棒身充血,粗大的蘑菇头挺直.

    孟乐乐心里有些发痒,却还是面不改色的提问:

    “陈老师,你平时也是这个勃起速度吗?惯用左手?”

    “不,不是,平时勃起会慢一点点,我习惯左手”

    说这话的时候,陈见白看了孟乐乐一眼,身下的东西也随着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粗,甚至朝着女人的方向轻点了两下,表明今天如此迅速的原因.

    孟乐乐咽咽口水,这男人穿着西装领带,文质彬彬的躺在床上自慰,有种难言的诱惑,她好不容易按捺下自己的欲望,继续读取数据.

    “心跳100,血压85/140,肌肉紧绷,呼吸加快,毛细血管充血……”

    测着测着,她忍不住抚上了触手可及的肉根,这东西又烫又硬,带着股灼人的温度.

    女人的动作带来了一阵酥麻,陈见白忍不住闷哼出声.

    孟乐乐回过神来,冠冕堂皇的掩饰自己的色女行为.

    “我试一下硬度和温度,陈老师继续吧,我需要搜集更多的数据”

    陈见白抿了抿干涸的嘴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握住发红发烫的肉柱,上下套弄起来,他控制着自己,尽可能让自己看上去专业客观,一副为了科学献身的模样.

    男人现在还穿着正装,上半身纹丝不乱,白色衬衣的扣子都扣到了顶部,表情凝重,努力压着面部肌肉的抖动,然而下半身却大张着,干净、笔直的粗大阴茎在他手里半遮半掩.

    孟乐乐觉得现在如果遮住下半身,任何人都会觉得这男人在做科研,而不是在自渎,将这大肉根换成大试管,居然毫不违和.

    心脏疯狂跳动起来,她感觉自己的眼神和身体都随着男人的动作而上下起伏着,她忍不住想打破男人自持的表情,想撕开这身白衬衣,撕裂这幅正经的样子,让男人像野兽一样压在她身上,粗大的肉根毫无顾忌的插入抽出,那时花壁必然被撑到大开,每一下都摩擦的水液潺潺,舒爽无比.

    仅靠视觉冲击和幻想,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了.

    随着男人动作的加快,马眼处渗出一些液体,孟乐乐不怀好意的拿过吸管,轻轻点在马眼上吸取,很快便提取到了一些些稀薄液体.

    再滴在载玻片上,一脸正经的观察起来,还评价起来:

    “透明、无色、黏稠状”

    一边说着孟乐乐还舔了一下,舌尖卷着液体吞咽下去.

    “没什么味道,陈老师,你也尝尝吧”

    说着就用手指蘸取了点,沿着男人微张的嘴唇伸进去,故意四处搅弄男人的大舌,带着些不负责任的挑逗.

    陈见白含着女人的手指,被迫的将自己的体液舔舐干净,身体的渴望一点点增加,他努力回忆之前看的指南,不放弃科研身份:

    “这个应该是尿道球腺液,又名预射精液,能起到润滑龟头的作用,无色,无味”

    此时已经过去了几十分钟,男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撸动着肉根,和之前唯一的差别是力度更大,那东西更粗、更红了些,孟乐乐看着男人努力维持体面的样子,有些好奇:

    “陈老师,你平时也要这么久的吗?”

    陈见白抿嘴,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这事他以前一直挺苦恼,这也是他为什么不热衷于自慰,太浪费时间了,有这功夫,他都能完成好几个实验了.

    “平时,大概也要40分钟”

    孟乐乐失笑,这事不应该骄傲吗,这人怎么一副很惭愧的样子,就跟犯了错似的,有些莫名的可爱,孟乐乐也不想再围观,她伸手握住男人的肉根,带着些凉意的手激的陈见白一阵颤抖,仪器上的各项数据极快的上升起来.

    这圆头圆脑的大东西很难用一只手握住,她干脆双手凑上去,从肉柱根部开始抚触,柔嫩的手心滑过那上头每一处的凸起和褶皱,升至顶端时在龟头上画着圈,轻重适当的揉捏着马眼.

    这可比陈见白自己的动作温柔细致多了,还有些难言的刺激,男人绷紧身子,犹如待宰的羔羊.

    孟乐乐的性致被调动起来,想玩的花样也越来越多.

    她空出一只手解开身上的白大褂,解开里面的衬衣和胸衣,两团洁白的嫩乳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还上下弹跳着,又大又饱满,色泽晶莹剔透,浑圆的蜜桃儿勾引的男人双眼发红.

    不知是因为微凉的空气,还是男人露骨的视线,粉粉嫩嫩奶头慢慢挺立起来,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孟乐乐也喘息起来,喉咙里很干,身下却水流不停,她哑着声音:

    “陈老师,乳交也是性爱实验里重要的一部分”

- PO18 https://www.po18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