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

    前日皇帝与抗洪按察使进山查看河道,前脚进山,俄顷大雨如注,谷中一道河沟坍塌,堵死山路,河流改道,巨大的山石随着泥流滚下东山,按察使并几个侍卫被砸得脑浆迸突,当场没了气息。

    一行人无法,只得将尸身草草掩埋,自牵马另找新路,至今已有三日了。一条条路都被封死,山中野兽时不时出没,河流时不时湍急轰鸣过足下土地,虽没人开口,可人人心中都是疑虑焦躁。

    山中弥漫着酸腐难辨的气味,勾得人空空腹中翻搅如海。一个年轻的侍卫终是忍不住,滚下马去扶住树干,大口干呕起来。

    霍晨江将人扶住,犹豫道:“陛下……”

    隋戬眯眼看了看林外天色,拿马鞭头指了山腰上一处破旧木屋,“今日先歇了罢。”

    木屋中的山民早被按察使团接下山去了,米缸却是空的。他们已有几日水米不进,几个侍卫对视一眼,心知这次恐怕在劫难逃,真要“捐躯赴国难”,默契地不提,霍晨江倒狠狠抹了把眼睛。唯有隋戬面上淡淡的,在土地上画了这几日行过的路线,又指了一个方向,“明日试试这边。”

    那年轻侍卫突然道:“陛下,若是当真没有路呢?我们就这么乱撞到饿死么?我看还不如自挖个坑——”

    霍晨江捏了他一把,众人寂寂无言。隋戬却展眉一笑,“自挖个坑,痛快死了,倒也干净便宜。可若是等你埋了半截,却发觉不幸还剩一条路呢?”

    侍卫低头拨弄篝火,有人附和拍马道:“陛下说得是,路非走尽岂知无。”

    一行人铺开干草,凑合睡了。霍晨江睡得最晚,啰啰嗦嗦铺了地铺,去外头找人,“陛下,早些歇息?”

    隋戬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手里将屋旁一株梅树的枝子掰了下来。涝得太过,青梅已硕大地挂在枝头,他折下来一颗,信手丢给霍晨江,叫他嚼着玩。

    霍晨江啃了一口,酸得眉眼都皱作一堆,立刻扔了,“这可不能吃!牙都要酸倒。”

    隋戬本也只是握着梅树枝子出神,如星眉目朗然沉静,不知在想什么。霍晨江小心道:“方才那侍卫说的……陛下可想过?”

    他对隋戬的性子了解颇深,这年轻的皇帝算计颇深沉,步步是章法,心下恐怕并没多少豪情壮志,原只是应付一句壮士气罢了。果然隋戬面上连个水花都没有,拇指蹭了蹭青梅叶子,“睡罢。”自起身回屋。

    林中雨密密下着,霍晨江一时没动,却见隋戬将手放在门上,突停住了,回头道:“你也觉得朕做错了。”

    霍晨江愣了半晌,突地明白过来他在指的是什么。将弘秀撂给贵妃是他跟自己下的一步险棋——方眠若是不动,他赢,抱得美人归;方眠若是前趋一步,他全盘皆输,从此两清。他不缺红袖添香颜如玉,偶尔看上了什么小玩意,大可以强取豪夺,用后顺手一丢——可那个小玩意可以拿腔作调,可以恃宠而骄,唯独不能不用心。天子就是可以霸道无情。

    他可以输三年,不可以输一生。

    霍晨江跪下去,“是陛下动了真情,局外人不能置喙。”

    唯独动了真情,才不能容忍一腔心血覆水难收。

    梅树清香的汁液伴随着酸腐的瘴气萦绕在山中,雨声淅淅沥沥。隋戬垂眸想了一阵,“若如你所言,朕死到临头才知道自己动了真情,那她恐怕是朕平生唯一憾事。”

    霍晨江道:“陛下所言极是,正因如此,更不能轻易赴死。”

    隋戬推开门,自在地上躺了。疲惫像冰渣,密密浸着身躯,一丝丝从肌表透进神志。不由得攥了攥掌心,强迫自己从梦境中抽身安眠,眼前掠过一片鹅黄的衣角,鲜嫩柔软地荡开清明的芬芳,他蓦地停住了。

    少女提着鹅黄的宫裙,从郁郁葱葱几乎遮盖红墙的山茶花中跑出来,站住了脚,眯着眼睛向墙外高天看去,顽皮地一笑,愈发显出绝色姿容——端的是白齿青眉,脸孔似乎含着柔软璀璨的光。

    记忆里那个少年牵住马缰绳,心尖骤然一跳,胸腔里一鼓一鼓,几乎听得见她起伏缠绵的呼吸。

    那是他跟着陈国使团前往越国贺越国国王大寿的第三日,正是正寿的日子。他在沙场浸淫惯了,素来讨厌这样的场合,父皇便替他推了一多半,他穿了常服,只跟着侍卫在越国王宫里百无聊赖地赏景。

    少女远远见这边笙歌如潮,连忙停步,只垫着脚了望。他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拨开碍事的宫人侍从,正待开口,她已转回身来。距离如此近,他发觉她的深黑眼眸格外明亮妩媚,微抬起眼时,瞳仁似乎被日光照得发出杏仁的颜色。

    少女冷不丁被他吓了一跳,不过大约天生是好性子,对人不甚防备,弯起月牙似的眼睛一笑,“你是谁家的公子?”

    他抱臂扬了扬下巴,示意她看宴席。她却并不在意,连珠炮似的说下去,“说来话长,太子他挂在树上下不来了,本宫是来找……”她踮脚看了几眼,指了一个人,“找父皇身边的陈公公。劳驾,本宫不方便过去。”

    原来是凤栖。他久听闻越国皇后不好相与,公主血统卑贱,自是受百般为难,于是并不十分意外,佯装敬越国国王酒,叫了那陈公公一声。坐回父皇身边,远远回头,只见凤栖站在宫殿台阶上,弯腰耳语几句,陈公公十分无奈,又有些好笑,连忙跟着她去了。

    父皇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少喝些,这不是边塞,是越王宫,由不得你胡闹。”老人年纪大了,喝了几杯酒,不禁絮叨,他耐性子听着,“左右父皇春秋功绩赫赫,不用你纵横捭阖开枝散叶,越国姑娘漂亮,看上了哪个,自去——”

    “是么?”他破天荒地回话,唇角竟沾上了笑意,又瞥了一眼凤栖消失的方向,“倒有一个。儿臣等她长大,再问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心上人。”

    父皇哈哈大笑,推开带着笑意偷看的霍晨江,耳语道:“臭小子,何时学会说人话了?”

    大约人生一世总是不能圆满。陈王次年病危,叛党逼宫夺权,他在西北匆匆挑开了将军独女的盖头,用太子妃之位换得了调兵虎符,千里迢迢赶回洛城除尽叛党,未等洗净风沙脱掉喜服,便茫然地将父皇的棺木下葬帝陵。足足过了三日,才隐约明白自己失去的是仅剩的至亲,还有隐约旖旎过的如春情思,这才仿似挨了一闷棍,胸口空空地透进风去。

    又过两年,越国以南的卫国神鬼一般出兵攻打越国国都。早有预谋的战事如野火碰春风,倏地烧光了一线焦土,直取越国咽喉。战报传来那日,他坐在凌霄殿中,文臣武官吵得沸反盈天,有的说饱足自身,有的说唇亡齿寒,更多的是叫嚣着“宏图霸业在此一役”的野心家。

    霍晨江默默无声,忐忑地看着青年皇帝日渐锋利的俊挺面容一寸寸灰败下去。

    平生憾事。

    江林越宫青梅煮酒

    天光微明,众人已起了,各自打理过便重新出发找路下山。山道上照旧寂静,侍卫们更见沉默,及至晚间,路途更是幽微难辨。那年轻侍卫前驱一骑,拿剑鞘劈开树枝开出道路。霍晨江忽然勒住马缰,“嘘”道:“什么声音?”

    黑魆魆天色中,有什么东西缓缓地穿过岑密深深的枝叶,如同漫无目的寻找猎物的野兽。声音细密轻细,如游蛇如豺狼,隐藏着无限杀机。

    一行人顿住了脚步,隋戬比了个手势,众人阻碍不及,看着他下马,抽出长剑,轻步向声音来处走去。

    寒毛直竖,每一个毛孔里都渗出未知的战栗。隋戬凝住神色,握紧了剑柄,提起剑端——

    “这边有通路!”

    树枝蓦地被后头的人拨开了,晚霞明光倏地漏进来,人马脚步杂沓堆积,那人匆匆扫了一眼,面上现出惊喜神色,一掀袍子正待跪下,又想起什么,回头大喊道:“娘娘、大师,陛下在这里!”

    掌心中顿时生出涔涔冷汗,浸着花纹繁复的剑柄。隋戬骤然攥紧了手,防止剑柄滑溜脱手,继而只觉眼前一花,一个瘦削玲珑的身影蓦地扑进了他怀中。

    胸口透过撕扯吼叫的风,风携带着什么质实的物件,一枚一枚地填补了那空洞的虚无。他忽然松开了手,剑尖蹭地刺入泥地,晃着寒光。他抬手按住了她背上熟悉的曲线,“别说话。”

    方眠疑惑地抬起头,艰难仰望着他,“为什么?我又不是假的。陛下,这么多人看着……”她蹭了蹭,没挣开他,却轻声说:“陛下的手好烫。”

    “不碍事。”他将方眠松开,低头见她满靴泥泞,不禁一皱眉,将人拦腰抱住放上马背,又接过侍卫捡起的剑归鞘,冲后头的弘秀一点头,“怎么回事?”

    方眠和弘秀是两日前到东江的,其时皇帝失踪的消息尚未传回洛城。没了按察使和皇帝坐镇,帐中早乱得似一锅粥,一见宫里来人,便如有了主心骨,方眠也不手软,利落地将人分批派出去,赈灾安民

- PO18 https://www.po18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