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被当做榨jing机的时代,yin荡小sao货投

      本篇狐狸和敏锐非双胞胎,有年龄差

    ————————————————

    狐狸发现,敏锐和曳影最近走得很近。

    他本来没觉得怎么样,只当是敏锐终于来了个弟弟,想在他面前显摆显摆哥哥的威风。

    虽然他也很好奇,敏锐是怎么对着曳影那张比凤凰还冷肃的脸得瑟,不过他忙着写毕设,也乐得敏锐不纠缠他。

    发现事情不对是在他交了终稿之后。

    一整天他都在狂敲键盘,终于赶在死线之前把论文交到了导师邮箱,抬头一看闹钟,已经半夜十一点了。

    他出门去觅食,正巧赶上敏锐和曳影从外面回来。曳影还是平时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见他出来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而敏锐,这小骚货歪在曳影身上,眼旸腿酥,哼哼唧唧地缠着曳影的腰,一副被精液灌到饱的样子。

    “还有C区的几个,一定就在那里面,明天就能找到了。”

    敏锐贴在曳影身上打哈欠,嘴里碎碎念不知在嘟囔什么。C区是本市新开发的一个片区,还在建设中,人很少,从这儿打车过去也要一个小时,敏锐没事去那儿做什么?

    狐狸不由起了好奇心,挑了挑下巴看向曳影:“他打野食去了?”

    曳影摇头:“不是,找人。”

    “找谁?”

    曳影冷冽的眸子里现出几分迟疑,精密计算的高级AI不善于撒谎,沉默片刻,他才含糊道:“找一个Alpha。”

    说话间,躺倒在沙发上半梦半醒的敏锐闹腾起来,他大概是哪里觉得不得劲,抱着抱枕像条毛毛虫似地左扭右扭,最后扑腾一声,摔到了地板上。

    他懵懵地揉着脑袋,终于从颈后撕下一片创可贴形状的布条来。

    那是,Omega发情期专用的信息素阻隔剂。

    狐狸挑了挑眉,现在可不是敏锐发情的日子,这小骚货怎么又把自己搞到发情了?

    随着阻隔剂被撕开,各种Alpha信息素的味道在客厅里炸开,苹果味菠萝味白桃味香梨味,还有敏锐自己的葡萄汽水味。一时间,狐狸还以为自己进了楼下的水果大卖场。

    他捂住鼻子:“你在玩水果忍者?”

    敏锐喜欢水果味的Alpha,这狐狸知道,但一次性在他身上闻到这么多种味道还是第一次,连狐狸自己都没一次搞过这么多人。

    他生怕这不知节制的小蠢货因为贪吃搞得精尽人亡,忙上前扶住他,有些埋怨地看向曳影:“你知道他就是个管不住自己的小蠢货,也不拦着他。”

    曳影鲜少有什么情绪波动,即使被略带指责地数落了一通,也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只是平板无波地回答道:“我也提醒过他,可是他不听,非要往贩卖机里投币。不过这种方式不会损害他的身体,不用担心。”

    自动贩卖机?

    狐狸恍然大悟,这才明白敏锐今天都干了什么。

    如今社会O多A少,虽然早有了高效的抑制剂来控制发情期,可Omega也不能一辈子靠抑制剂过活。

    因此,政策要求除了特殊的国家公职人员之外,每个成年Alpha每周都必须做八小时的义工来满足Omega的需求,必须本人到场且不得以钱抵工,否则不管Alpha是什么身份,都会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投进监狱。

    而监狱的囚犯,可就不是每周八小时这种人性化的义工时间了。

    义工里最辛苦的工作就是就是路边的自动贩卖精液机。每个贩卖机里就是一个Alpha,他们粗大的肉棒上套了紧致濡湿的飞机杯,马眼里则插入了一根收集精液的导管,每当有需要精液解馋的Omega投币,飞机杯就会疯狂震动套弄起来,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榨出精液,送到饥肠辘辘的Omega手上。

    这种工作对于天生持久的Alpha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贩卖机的卖点是“鲜榨”+“零等待”,它设置的最长等待时间是两分三十秒。因此如果飞机杯两分钟还没榨出精来的话,会直接采用电击的方式强行取精。

    有些可怜的社畜Alpha工作日没有时间,只能在周末一次做完八小时义工。如果他们不幸被分配到了贩卖机工作,一天下来,腿都是软的,只能跪爬着跟在工作人员身后登记结

    要不是义工时间结束后政府会发放高级营养剂,他们恐怕连周一上班都得爬着过去。

    二哥范海辛不提,那就是个只能对李白硬的隐性阳痿。

    束时间,粗长的鸡巴软成面条似的一团,随着爬行在身下无精打采地晃荡。

    所以,馋鸡巴馋到来者不拒的敏锐怎么看都像他们李家一个异数。要说跟在哥哥们后面吃吃哥哥挑剩下的鸡巴也就算了,好歹优质干净有保障。现在倒好,他连路边榨精机都馋,这不就和流浪的小野狗扒拉垃圾堆找吃的是一个行为?

    只见敏锐把蓝色试管紧紧贴在脸颊上,把肉嘟嘟的脸颊都贴出一点凹陷,他的眸子里满是迷离和不舍:“那个Alpha到达使用上限了,这是最后一瓶,我也好想吃啊,我还特地选了个螺旋纹带凸起的试管呢。”

    狐狸在心里骂了一句,揪着敏锐后领扶他起来:“回回神,先去把这一身味儿给洗了。”

    而曳影,曳影是个莫得感情的0.5。敏锐缠着他要吃鸡巴的时候,曳影会尽职尽责当1把敏锐操趴下,至少三天下不了床烦不了他。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需要色诱任务目标,他也能撅起屁股做0掰穴任操。但问题是,就曳影在性事中那个冷漠的表情,狐狸怕他喝高纯度能源补充剂的快感都比做爱大。

    顺带一提,飞衡能入凤凰的眼,不是因为他鸡巴多大技术多好,而是他的肉棒颜色干净又漂亮,特别符合凤凰审美。狐狸怀疑要是飞衡是粉嫩嫩白净净无毛嫩屌那挂,凤凰能当场答应他求婚。

    被电击过无数次的马眼红肿且破皮,不受控制地往外淌着稀薄透明的精水,有些承受能力差点的,只能一路失禁流出同样淡薄的尿液。

    敏锐紧抱着抱枕委屈巴巴:“不可以洗!老公们的味道好香好棒,我还想要!”

    “呵。”

    淫荡贪吃的小蠢货。

    李白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一点是,他性癖变化极快,今天高呼混乱多P才是人间极乐,明天说不定就觉得自撸才是人间正道。这就导致他正钓的小朋友和性癖往往不能匹配,不匹配就没兴趣上床,他一年实刀实枪干的次数恐怕还没敏锐一晚上发骚自慰高潮的次数多。

    狐狸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凤凰终于忍不了发情期,让他帮忙找个Alpha。狐狸按找特种兵的标准找了一个送他房间,结果不到五分钟,凤凰带着满屁股淫水跑他床上,埋他颈边半天没说话。狐狸还以为那人把他怎么了,结果一问,居然是那人的鸡巴太黑,他觉得看起来太脏,看!起!来!太!脏!

    还没一点心理障碍

    狐狸讶异地挑了挑眉,他喜欢吃蓝莓,对于自家弟弟淫虫上脑还能记得给自己带一份的行为,不说感动那肯定是假话。但是很快,狐狸这点微薄的感动就变成了满头黑线。

    狐狸发出一声冷笑。

    他自认已经是兄弟几个里睡男人要求最低的了,器大活好脸不丑就行。其他兄弟挑食挑得都快禁欲成仙,怎么就出了敏锐这个连垃圾都捡来吃的小蠢货。

    红扑扑的脸颊泛着诱人的情潮,红艳的舌尖抵着唇边,一副被操得找不着北的骚样。

    狐狸有好些个固定的Alpha炮友,从没为发情期担心过。敏锐捡他剩饭吃,成年后都没用过抑制剂。是以狐狸对自动贩卖机并不熟悉,也想不到敏锐会有用贩卖机用到昏迷腿软的一天。

    大哥李白是个标准钓系,十根手指上不知钓了多少青春少男的心。李白明明玩的很开,也没什么特殊癖好,可不知为什么,钓来的大多是比他小,青春活泼的小朋友。

    凤凰是个洁癖,对男人的要求比古代皇帝选妃还严。到现在为止,除了他那个助理飞衡,还没其他男人能睡到他。

    狐狸看着自家弟弟这欠操的小骚货模样,手又痒了,抬起手,一个暴栗敲上他的脑袋:“老公?你倒是不挑,长着个鸡巴的就叫老公?快去把这一身味道给洗了,也不怕熏死。”

    敏锐嘿嘿傻乐,在口袋里左掏右掏,又掏出个蓝色的试管来。他献宝似地捧到狐狸面前,压低声音:“这个,是我在中心商城地铁站的贩卖机里发现的,超棒的蓝莓味,又甜又香哦!我特地买给你的!”

    ,吃得恋恋不舍,吃得津津有味!

    狐狸实在受不了这个小脏孩,把他送到跟前的蓝色试管推回去;“你想吃就吃。”

    哪知敏锐根本没听出来狐狸语气中的讥讽,反而惊喜不已地爬过来亲了狐狸一口,泪眼汪汪:“我就知道狐狸最好了,那这个就归我了!”

    硬了,狐狸的拳头硬了。

    他现在无比想把这个捡垃圾的小蠢货丢街上,让路过行人把他轮奸一百遍醒醒脑子。但是又想到说不定此举正合小蠢货心意,他能淫水乱喷地喊所有排队操他的路人老公,这计划就又搁浅下来。

    毕竟,他可是能黏着咬了他一口给他临时标记的守约喊老公,喊到铠承认自家守约有这么个小老婆,玄策承认有这么个小嫂子的敏锐啊。木兰看了直呼内行,突发奇想掐着点在敏锐下一次发情期来的时候临时标记了他,好了,这下轮到高长恭多出一个“妹妹”。

    狐狸在心里念了一百遍不和发情期的小骚货计较,平心静气,回头想招呼曳影一起给小骚货洗洗,却发现他早回了房间,客厅只剩下自己和正拆试管包装的敏锐。

    这试管与其说是试管,倒不如说更像一个没有针头的大号针筒,外壁设计圆滑,触手生温,十分方便发情的小O将针筒从湿软的穴口一下全根捅进生殖腔中注射精液。

    敏锐熟练地拆下塑料包装,艳红的舌尖裹住光滑透明的筒身反复吮吸,吮出淫秽的啧啧水声。浅蓝透明的试管内部,新鲜粘稠的精液在试管中来回晃荡,边缘部分隐约可见一点白沫,像是被敏锐高热的口腔加热到沸腾似的。

    待将试管舔到足够湿润,敏锐便迫不及待地扒下了自己的小短裤,露出两条白腻的双腿和覆盖着一层湿亮水光的肉屁股。都不用狐狸刻意诱导,他便十分乖觉地翻过身跪趴下去。从狐狸的角度,正好能看见他半张不张的后穴瑟缩着绽开,粉嫩细腻的褶皱被撑开些许,迎接浅蓝试管的旋转进入。

    造型圆滑的试管无情地撑开紧致湿腻的后穴淫窍,试管内那些浊白的Alpha精液也跟着一点点被吞进去,没入在淫红的穴壁内。狐狸这才注意到敏锐后穴看着干净,前面原本平坦的小腹却是圆溜溜地凸起了个弧度。他好奇地摸上去,换来敏锐一声惊喘。圆润的小腹里是咕噜噜的粘稠水声,敏锐委屈得哼哼:“别,别按,里面是老公们的精液,会流出去的。”

    话音未落,便有一道浓稠白浆贴着试管流出来,围着穴口试管壁糊成了粘稠的一圈。狐狸动作一顿,霎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小蠢货身边有个曳影,当然不会自己动手注射,一定都是拖着曳影进了卫生间帮他注射精液。而曳影,那就是个完全以目的为导向的人形兵器。在他眼里,注射精液不就是为了度过发情期,那最好的注射位置当然是生殖腔。

    所以,虽然小蠢货一下子买了那么多不同味道的精液想让曳影好好玩他一顿,曳影却不解风情地按着敏锐,用试管捅开后穴,确定注射顶部达到生殖腔后就开始推活塞注射,一针注射下来大概还不到一分钟。

- PO18 https://www.po18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