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是你修来的福报 sao浪猫尾小情人跪在脚边

      “主人,我想要。”

    李白跪在你的脚边,细皮嫩肉的身体隔着一层轻薄的丝绸蹭你的小腿,委屈巴巴的语气听着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你被他饱含情欲和幽怨的语气叫得心神一荡,勉强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视线向下看去。

    正好对上一双笑得弯弯的桃花眼。

    他对你居然真的舍得分散注意力给他感到猝不及防,脸上的狡黠笑意来不及收敛,干脆迎着你的目光起身,双手勾住你的脖子吻了上去。

    他在你耳边细细地喘,温暖湿热的薄唇含住你的耳垂研磨。

    “穴里的水一直在流,主人帮帮我。”

    他像猫儿叫春一样呻吟着,修长柔韧的身体在你怀里扭动,饱满的臀肉挨着肉棒来回磨。你额际青筋暴跳,恨不得立刻就把这个作祸的妖精扒下来操到失禁,然而明亮的屏幕提醒你,你还有未完成的工作。

    你忍了又忍,才维持着一贯的冷峻表情反手将李白的手机夺过,手机屏幕上赫然是一行大写加粗的标题——高h辣文合集100篇。你随意翻了几页,果然不仅动作,他连叫春的台词都是照搬小说。

    “自己玩去。”你用低哑的声音说。

    被识破了花招,李白脸不红心不跳地从你怀里跳了下来,冲你做了个鬼脸:“老板,你真是不解风情。”

    “演技不行,再去练练吧。”

    你违心说道,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到电脑屏幕上来。李白这次倒没有过多纠缠,撇撇嘴,赤着脚跑到了书房的另一边,不一会儿,你就听见他专心致志开黑的声音。

    小孩儿脾气!

    你不禁暗恼李白的忘性,明明是他锲而不舍地拱火撩拨,现在倒像个没事人似的玩起了游戏。

    暗暗给李白记上一笔,准备日后算账,你又沉浸到无休止的工作上。

    屋外突然传来门铃声,原本埋头玩游戏的李白立刻放下手机,无比敏捷地跑了出去。你只当他点了外卖,并未放在心上。但当他久久不曾回来时,你便有些担心了,准备起身去外面看看。

    一阵细微的铃声打断了你的动作。

    李白从门框后探出脑袋,栗色短发乱糟糟的。

    然而吸引你目光的,却是他头顶的一对猫耳。

    雪白的猫耳一颤一颤,内壁是粉红色,两团雪白绒球下各缀着一个小小的铃铛,稍微一动就发出清脆的铃响。

    他看着你——你这才发现他还戴着异色美瞳,碧绿和湛蓝的眼睛流淌着潋滟的光,似乎在期待你对他说点什么。

    他歪了歪头,唇角微勾,对你轻声叫道:“喵~”

    你被他叫硬了。

    “过来。”你听到自己用满含情欲的声音说道。

    李白难得这么乖巧地服从你的命令,踩着轻巧的步子向你走来。他的脖子上带着黑色项圈,正中同样挂着一个铃铛,随着走动发出“铃铃”的声响。

    李白欢快地应了,低头用牙齿咬住拉链拉开,粗大的性器弹跳出来,拍打在他脸上。他毫不避忌地用脸颊蹭了蹭你的性器,然后伸出舌头,试探性地在龟头上舔了一圈。

    似是察觉了你的目光,他抬眼看向你,眼尾被情欲熏蒸得发红,艳红的嘴里还含着你的性器,嘴角口涎不住地向下流,像一只发情的淫兽。

    “主人好冷淡,明明主人这里说也想陪我玩的。”

    他的脸枕在你大腿上,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你双腿间鼓鼓囊囊的一团上划着圈。

    他像是尝到了什么甜头一样,舌尖绕着柱身打转,慢慢将性器整个吃了进去。随着他的动作不停作响的银铃搅得你心烦意乱,完全集中不了精神去应付工作。

    你低头向下看去,正好瞧见李白伏在你腿间,双手撑在地上努力吞咽着你的性器,头部来回摆动,猫耳也跟着晃荡。

    手掌贴上他浑圆饱满的臀部,肆意揉掐绵软的臀肉。他轻轻哼了声,侧过头用泛着雾气的眼睛凝视你,润红的薄唇微涨,露出一点洁白的牙齿和鲜红的舌尖。迷蒙的视线顺着你的手臂向下移,似乎在鼓励你继续。

    你清楚地明白这不过是李白给你捣乱的把戏,却还是克制不住地血脉贲张呼吸急促。

    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真是欠打又欠操。

    你有点佩服自己了,在这样明晃晃的勾引下还能保持理智,扯着绳子问他:“这次不用看手机了?”

    一瞬间你几乎失去了理智,固定住他的头挺动腰身在他逼仄湿热的嘴里来回抽插,粘腻的水声甚至盖过了铃铛的声响,啪啪啪在整个书房回荡着。

    你拽着绳子,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倾,于是干脆顺着你的动作钻进你双腿之间。

    李白向你撒娇,手上毫不客气地揉捏着你的性器,不时伸出艳红的舌尖,隔着布料舔你的东西。

    这个欠操的东西!你几乎要克制不住脱口而出的脏话,粗暴地拽起绳子将他抵在桌子上。撩起丝绸睡衣下摆,你的动作一滞,一条毛茸茸的猫尾从他淫红吹水的后穴垂下来。略微外翻的穴肉隐秘颤抖着,你隐约听到了跳蛋工作的嗡嗡声。

    nbsp;  当他靠近你时,你克制住将他按在办公桌上狠狠操干的冲动,冷眼看他跪坐在你脚边的方垫上,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截牵引绳扣到项圈上面。

    你终于知道他在外面那么长时间是干什么了。

    待回过神,你已经抵着他的喉咙射了精。他按着你的膝盖,捂着嘴不停咳嗽,好半天才停下来。他抬起头冲你伸出舌头,像只被驯服的猫一样向你展示干净的口腔:“主人的精液,咽下去了哦。”

    “喵~”

    你不再忍耐,按着李白的头来到性器前,冷冷道:“舔。”

    他仰起头,将精致的下颌和脆弱的脖颈都暴露在你的视线之下,双手捧着绳子递到你面前:“主人,牵着我出去玩好不好?”

    他因为突如其来的窒息晃神了一秒,片刻后才笑眯眯地答道:“天才当然是过目不忘的。”

    他在你面前鲜少如此温驯,你说的话,他十

    句里愿意听上半句,就是将你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大多数时候,他肯乖乖躺平挨操,你就要谢天谢地了。

    知道的说你养了个情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供了个祖宗。

    是以你被他从未展露过的模样吸引住了,完全不愿意去想他那满肚子的坏水,只凭自己的意愿在他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吻痕掐痕。

    五指留恋他饱满的臀瓣触感,掐揉着臀丘软肉的力道不禁慢慢变大,最后干脆狠狠抽打他扭来扭去的屁股,白皙的臀部和腿根满是鲜红的掌印。

    以往你稍微用力一点李白都是要踹你下床的,你时常怀疑他是不是将你当大型按摩棒用。

    但是这次,你却发现了异样。过载的疼痛反而更能让李白得到快感,他双手紧握,白生生的肉体在暗红的办公桌上颤动不已,红肿的穴口突然涌出一股水来。

    你慢条斯理地抚摸他的脊背:“太白原来喜欢这样?”

    “你才喜欢疼呢!”他咬着牙嘴硬。

    你抽打他屁股的动作不停,同时试图将那满是绒毛的细长猫尾塞进他流水的后穴里。

    绒绒的猫尾对于娇嫩的穴肉来说太过粗糙,你才塞进去一点,李白就反应极大地扭动身体,叠声喊着不行。

    你掐着他的细腰不让他乱动,撑开可怜吞吐着跳蛋的肉壁,将猫尾一股脑塞了进去。

    “唔——”李白如濒死的蝴蝶般仰起头,又重重跌落在办公桌上,“嗬嗬”地喘着粗气。

    你不给他适应的机会,握住露在外面的一小截猫尾快速抽插起来。软软的白色猫尾很快被越来越多的淫液浸湿,在抽插中变成一绺一绺的毛束。

    “水真多。”

    你嗤笑他,命令他将双腿并拢,硬热的性器在他同样柔韧白皙的腿间抽插,操起他的腿来。

    你看出他快到极限了,俯下身去抚弄他遭受冷落的性器。李白的身体一向敏感,更何况还处在情潮之中,还没撸动几下,他就低喘着射了精。你感到他的后穴拼命绞紧,随即吹出了一股淫水。

    你动作粗暴地将猫尾和跳蛋扯出,一直被玩弄的穴口来不及合上,露出内里糜烂的深红色。红肿的穴口一张一合,似是在邀请你操坏他。

    “不行!”

    察觉到你动作的李白猛然惊醒,他推开你,从你的怀中挣脱。泛红的身体遍布红痕与浊液,双腿内侧被你操得青紫,整个人都显得乱七八糟。

- PO18 https://www.po18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