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过是个糊弄家人的幌子

      第九章:摘花第九步

    说是休息林清山也没闲着,心情被林栀搅得一团糟,他把下午的健身计划提前了,希望运动能带来情绪的稳定。

    事实上,他的情绪真的好了许多,把握情绪于他而言并不是件困难的事,他很擅长并且从管理自己这件事中获得快感。林清山是个清醒、理智并乐于享受生活的人,他把经营生活当作独属于自己的长期游戏,高度的自律让他一直顺风顺水,初上高中就确定了之后的学习方向,后来不出意外地保送了理想学府,本科期间也规划好了后二十年的人生蓝图,现在已经达成大半……学业、工作,他几乎不曾苦恼过,麻烦于他不过是游戏的小小关卡,享受总是大于困扰的。

    林清山最初入职时,可是学校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学术能力出色,家境不错,待人接物也十分得体,还有几位同龄女老师向他抛出过橄榄枝,他都一概拒绝了,推说“自己刚离婚不久,净身出户,是个穷光蛋。”拒绝过几位后,确实没有同事打他的主意了,但多了不少女学生上他的公开课时,公然问他,“老师你真的结过婚吗?”,“还净身出户的吗?”他都一概给予肯定的回答。后续学校里传出了一些关于他的奇葩流言,比如:“人文学院的小林教授家暴,没办法,才净身出户离婚的”,“因为夫妻关系不和谐,小林教授离婚还补偿前妻了很多钱”“哎呀就是他不行,人家不乐意非分的手”……更有甚者,说他是gay骗婚被拆穿。他都不予理会,再后来也就没人探究了,距那段啼笑皆非的时光也有七八年了,现在还是偶尔会有别院的女生来上他的公共课就为了问他这种无趣的问题,林清山听到了也只是笑笑,不予回答,可能是他年龄确实大了,周围人都默认他已经又有组建家庭,却不知他一直单身到现在……

    当时他说自己离过婚是确有其事的,读博士那两年他父亲身体查出些问题,家里虽然一直尊重他的选择,但那种情况下还是向他施压,希望他能组建一个家庭……林清山在此之前一直对感情的事情不上心,对他而言前半生的时光都该为学业、事业而努力,他性欲不强,有固定的性伴侣——是他的大学同学,二人在一个竞赛讨论会上认识,都是冷静睿智的人,林清山的外貌很符合女人的审美,林清山也很欣赏她。在极端理智的情况下情与性好像就是可以分开的,他们迅速一拍即合,是朋友也是深夜抚慰身体的伴侣,在一起时他们大方地满足彼此,分开就是互不干扰的独立个体,他们确实是好朋友,但除了身体他们并不相互吸引……

    最后,阴差阳错下他们还成了夫妻,当时林清山按照家里的意思开始见相亲对象,各种原因他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拒绝他的理由中有一个令他印象深刻,“您条件很好,但不懂感情,对您而言可能只是需要一个妻子吧,这人是谁都行……”,这番话有一点戳破了他的面皮,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明白感情,只是这个节点他的确只是想要个不麻烦的妻子。很巧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女人作为他的相亲对象和他见了面,那天距他们分手也不过半月(因为家中安排相亲,所以林清山提出了结束性伴侣关系)。

    “啊,真巧呀!没你做挡箭牌,家里催我结婚了,这不,逼我相亲来了”,她如是说。

    “是很巧”林清山也没想到会这么巧,毕竟二人之前几年虽然也有过活色生香的日子,但生活上的交互一直很少,他也没想到相亲竟会把他们的生活联系在一起。

    就像当初确定床伴关系那样迅速,他俩当天领了证,给了双方家里一个交代,事后也没有补办婚礼之类的仪式。甚至结婚不久林清山就去了国外进修,大半年也没回过家,如果说他父亲的问题,其实不是什么大毛病,家中有母亲照料,也请了护工。父母二人的生活在了却了他婚事这一庄心事以后似乎比他在身边的时候还有声有色。至于新婚妻子  ,二人作为床伴也算是相处多年,林清山自以为算是了解她,她是个有事业心的女人,总是很强悍的,还记得有次她学业上出现了巨大问题,可能影响后续学校的申请,那是他为数不多见到她那么脆弱,偷偷哭得眼眶通红。他忍不住要安慰她,被拒绝,“别说那些恶心的话啊,我能搞定,你有那精力不如省点儿在床上花”……她总是强势、优秀、令人钦佩的,林清山从未担心过她。更何况,这场婚姻他们心里都清楚——不过是安慰家人的幌子。

- PO18 https://www.po18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