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内裤脱了

      第一章:摘花第一天

    这是个手忙脚乱的清晨,导师很少这么早找她,明明对方说了不急,但林栀还是因为这两条信息乱了手脚——“数据出了问题,来趟办公室”,“时间还早,不急,吃了饭再来”……

    林栀正坐在床边弓着腰一点一点地穿着丝袜——冯屏川喜欢她这么穿,玩乐时林栀总是慷慨的,从不吝于满足对方的喜好,毕竟她深深沉醉在这种被支配的感觉中,乐不思蜀——昨晚出门前,被勒令穿这开裆连裤丝袜时,林栀感觉小腹一阵轻微地痉挛,当时淫水就打湿了她的底裤……只是昨夜的欢愉放到赶时间的早上就变得糟心起来。

    “别闹啦”腰被男人从背后搂住,原本想起身提起裤袜的林栀就这样被压在了床边,男人温柔的呼吸从耳畔传来,有点痒,又有些惑人,林栀感觉自己又要湿了……这可不行!

    “真的别闹了,老师找我呢,我得赶快回去”林栀拉了拉腰间的臂膀,没拉动,拖长音撒娇地说到。

    “就这么急?每次见我也没见你这么急”男人调笑的语气显示出他没在闹脾气,只是爱逗弄她……说着话冯屏川手也不停,在林栀腰侧软肉、大腿根部来回摸索着,摸得林栀身子酥痒、穴儿发湿,“咕叽……咕叽……”像是听得见水声了,本就是个不禁撩拨的身子,性事上也会享受,此时被摸得不上不下,时间还不停催着她,想要也没辙,她咬着唇没声响——有点气恼。

    “啊——”越是看她咬着唇不发声,冯屏川就越想折腾得她叫出来,昨儿使过的穴儿插起来湿湿软软的,男人很满意,又多塞了根手指进去,也不往里头深插就是在穴口慢吞吞地磨着林栀不一会儿适应了被插穴的感觉,腹下腾升一种难耐的饥渴感。

    赶时间还被他这样折腾,呻吟了两声也不见他有深入满足自己的动作,林栀脾气再好也有点儿生气了,打算自食其力快快结束,并打定主意,高潮以后下周不见这个恶劣的男人。冯屏川也没理会林栀自食其力的小手,到现在她还是脸皮有点薄的,像这样忍不住自渎的时候很少,故冯屏川看她自己一手扒开包皮,一手揉那完全露出来的小肉芽时,心情出奇的好,按住这小妮儿不安分扭起来的屁股,手上动作快了起来……林栀自己揉,没一会儿都还没到高潮呢就累了,两只手扶着冯屏川被手顶的嗯啊乱叫,在他面前林栀很少拘着自己,叫得自在。

    “快……快点……嗯啊……”

    “怎么还要快,先前不是说不要了吗?嗯?小骚货”

    冯屏川熟练地用右手刺激着怀中人的穴中骚肉,按她说的动得快了些,并向里摸索着,空出来的这只沿着腰畔往上攀,边摸边捏,男人手重——手下游过的臀瓣儿、腰肉都留下点儿不明显的青紫。林栀又痛又爽“啊,那里不要,快……不要了”说着挣扎起来,冯屏川手不停,游走在女人身上的那只手用巧劲掐住她的脖颈,林栀微微窒息身子也只有腰臀能扭一扭……看着林栀被掐着脖子就快高潮的样子,冯屏川咬了咬牙根,很想用鸡巴替了手狠狠肏她,但这小妮一直嚷着时间来不及了,真做了肯定得生气,手慢下来,也离了那块极乐地……

    “别,别这样”林栀烦死他了,非要弄,快高潮了,偏偏移开手。

    “哪样?”冯屏川是非要她自己说出来的,虽然说喜欢她因自己欢喜的样子,但是不能做到最后,总要讨点便宜才能满意。

    林栀这下也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讨好、试探地摸着他的臂膀、胸膛,“主人……小,小骚货好……好想高潮”脖子上的手刚才已经被他收回去了,这下又被林栀牵住,女人讨好地用脸颊蹭着温热宽厚的手掌,主动递上脖颈,骚话说的断断续续,还是脸皮薄的。

    “怎么高潮?”男人把放在私处边的手移了移,塞回去两根手指。

    “要主人用手,插小骚货的……”林栀嗫嚅

    “说出来”冯屏川好似施舍,终于给出了指示。

    “插……插小骚逼……小母狗想要高潮”林栀抖着声线说出来,身子红个彻底,小穴的水多到滴出来,被挂在腿间的小内裤接住……

    “乖狗狗”冯屏川是个言而有信的好主人,熟练地刺激着自己小母狗的g点和膀胱部位,几下猛按林栀就受不了,在窒息抖着高潮了,穴里流的水打湿了冯屏川整个手掌。

    林栀仰着头靠在男人肩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水顺着手掌滑落,滴在林栀脸上。缓过神来,她懒洋洋的伸出舌头,先是舔尽了手掌上的水迹,再把刚刚插进穴里的手指一根  一根地含进嘴里,嗦喽干净。冯屏川满意地眯起眼,把口水蹭在她脸上,拍了拍她的屁股,“起来,不许擦你的小骚逼,把内裤脱了。”

- PO18 https://www.po1818.com